Reading Notes 2015.03

朱敬一:為什麼台灣的GDP成長,但薪資凍漲?
這篇的基本思路我很同意,只是簡化了點。關鍵當然是作者自己也提出的深層問題:是甚麼制度因素阻礙了企業轉型?

For a WTO stand with PDS in hand by Deepankar Basu & Debarshi Das

印度在WTO談判中,提出要徹底解決政府儲存糧食的議題,否則就不簽署貿易便捷化協議。

You’ve Got Luddites All Wrong by Brian Merchant

這篇正常一點:盧德運動不是無腦 (或者所謂素樸) 工人企圖阻擋人類技術進步 (或者無知於真正的階級矛盾) 的愚行。不過,這種分析其實n年前就已經見諸學術研究了,但愛用這個詞來罵人 (尤其是罵工人) 的那些傢伙還是照講不誤,大概也不是單純的無腦 (或者所謂素樸) 所致。

科斯与张五常反对政府干预污染的错误 by 黄有光
—用科斯的理論來反駁科斯的政策建議,挺有趣。

Do Economists Recognize an Opportunity Cost When They See One? A Dismal Performance from the Dismal Science by Paul J. Ferraro & Laura O. Taylor

集体性失明:反思中国学界对伊战 、阿战的预测 by 牛新春
說白了就是:中國這些國關研究多半是嘴砲。

Reading Notes 2014.07.12

Leaked document shows EU is going for a trade deal that will weaken financial regulation by 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

The reason for this EU alliance with Wall Street is no mystery: the US banks see the EU initiative as another welcome opportunity to attack domestic regulation, and has teamed up with its European counterparts to pressure the US administration. Also, the financial sectors on both sides of the Atlantic want to eliminate differences in regulations which they claim are a ‘cost’ that makes them less profitable, ‘forcing’ them to search for ways to escape the strictest rules by moving operations to the jurisdiction with the least costly – read weakest – rules.

—seems an interesting setting for modeling

中国改革的动力何在? by 许成钢

为什么地区竞争不再能继续帮助解决官僚体制内的激励机制问题?基本原因之一是,政府的职能从来不是单一的,世界上不存在一个只为经济增长而存在的政府。因此,政府把经济增长设为目标,只能是权宜之计。若长远如此,一定造成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扭曲。基本原因之二是,只要政府的目标不是单一的GDP或GDP增速,地区竞争就丧失了解决激励机制问题的效力。

—整篇都有點先射箭再畫靶的味道。

Reading Note 2014.04.06 – 兩岸服貿與產業政策

兩岸洽簽服務貿易協議對我總體經濟及產業之影響評估 by 經濟部及各相關機關

兩岸服貿協議真的「利大於弊」?統計的科學檢證 by 林宗弘

Government is Totally Clueless on the Effect of Service Trade Agreement by 盧敬植

路風, 蔡瑩瑩 (2010) 中國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挑戰政府能力–從產業政策的角度看中國TFT-LCD工業的發展, 國際經濟評論, 2010年第5期, pp. 23-47.

(四)对待台湾工业的战略原则
中国政府发展TFT-LCD工业的战略和政策必然涉及台海两岸关系问题,因为大陆TFT-LCD工业的发展将影响两岸产业力量的对比,而这种力量对比最终是政治性的…
有人会说,给台湾提供优惠是在算政治账。那就来算算两岸之间最大的政治账:对台湾的战略性产业提供优惠有不有利于统一?…
为解释产业发展的政治意义,我们从一个事实说起:与大陆一些人的善良想像不同,台湾目前不具备与大陆和平统一的民意基础。阻碍形成这种民意基础的原因有许多,如台湾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对不同政治制度的恐惧,长期分裂造成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的隔阂,美日外部势力的干预,等等。除此之外,一个往往被忽略的事实就是台湾大多数民众对大陆具有心理优势,即认为台湾在经济、政治和文明等方面优于大陆。造成这种心理优势的原因很复杂,与日本对台湾的五十年殖民统治有关(所以李登辉会认为自己是日本人);与台湾社会与西方国家的交往更密切更普遍有关;与台湾的经济发展程度、人口的教育程度比大陆更高有关。一个普遍的规律是,没有一个更发达地区的人民会自愿并入较不发达的国家,哪怕 “发达” 只是心理上的。
如果不在未来逆转台湾民众的这种心理优势,“寄希望于台湾人民” 就只是空话。两岸更多更广泛的交流是必要的,但逆转其心理优势最终只能靠大陆的发展。产业发展体现了科技、管理、人力资源、市场规模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台湾和大陆之间越是形成上述垂直分工格局,就越会强化台湾的心理优势,两岸和平统一的民意基础就越难形成。如果这种格局不变,大陆向台湾让步的利益不仅不会被台湾的政客、企业家乃至普通民众认为是善意,反而一定会认为大陆有求于台湾。反之,如果垂直分工格局被逆转,那么维系台湾心理优势的产业基础就会崩溃,由此产生的政治冲击将远远大于单方面给予利益的影响。
产业发展决定国家命运,中国的产业发展还决定国家统一的前景。从增进两岸交流的目的出发,大陆可以购买更多的台湾农产品,鼓励更多的游客去台湾,但大陆没有任何理由在产业发展方面牺牲自己的利益而去照顾台湾,也绝不能在战略性产业领域给予台湾零关税待遇。相反,大陆应该把握住在液晶面板工业出现突破的重要机遇,以自己的产业发展来促进实现两岸政治统一的大业。
不是不能给台湾优惠,关键是必须按照大陆制订的游戏规则来提供优惠,即提供优惠的方式及其结果必须能够促成有利于统一的结构性态势。无论是民进党还是国民党,台湾政客们多年来力图做的就是让两岸关系的发展遵循台湾制订的游戏规则:在政治上,台湾朝野两党一方面自称台湾已是主权独立国家,另一方面又要求与大陆签订互不动用武力的协定;在产业发展上,台湾一方面想维持对大陆的产业优势,另一方面又要求在半导体和液晶面板上获得大陆零关税的国民待遇。因此,如果不以自己的规则来主导两岸之间的 “游戏”,大陆出于善意的单方面优惠只能增加统一的难度。
只要改变思维方式,大陆有的是手段。例如,如果大陆TFT-LCD工业的崛起将使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依赖台湾的液晶面板供应,而台湾该工业的生存又岌岌可危,那台湾当局还守得住对大陆投资该工业的禁令吗?如果大陆资本进入台湾的战略性产业(其实这也是对台湾的优惠),那是有利于还是不利于统一?由于市场狭小,台湾本来就在 “复杂系统” 产品(如电信系统设备)和品牌产品(如汽车、彩电)的工业领域发展不出竞争力(大陆自主品牌的吉利和奇瑞汽车已经进入台湾),如果在半导体和液晶面板这两根支撑台湾与大陆之间垂直分工格局的支柱中再倒掉一根,那台湾在产业上对大陆还有多少优势可言?如果大陆在产业发展和技术上反而具有全面的优势,那么台湾的发展不仅会越来越致命性地取决于大陆方面的 “善意”,而且那种自认为对大陆具有优势的心理基础就会全面崩溃。(pp. 35-37)

張榮豐談兩岸談判
此文提到的問題,算是舊聞中的舊聞了。系統失靈的情況似乎一直沒有改善。

Free-Trade Blinders, by Dani Rodrik
此文非常切合台灣服貿爭議,只要把最後一句話中的globalization替換成"兩岸經貿交流",說的就正是閣下的事。

Service Trade and Policy, JEL 2010.

Reading Note 2014.02.26

# Physical Gold Buyers Say Fix Is Vital: Commodity’s Benchmark Price is Key to Stability of Global Transactions
The Walrasian auctioneer of a $20 trillion market!?

# Top經濟學期刊有多麼美國中心?
這大概不算是新聞,但看到實際比例如此懸殊,還是有點驚訝。

# 中國網路言論審查:做比說重要
這也不是新聞,但需有適當的技術手段掌握、呈現此一事實。

# 林毅夫 vs. 張夏準: 產業政策與比較利益

# Thomas Piketty’s new book: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2013.02.07 Reading Note – 生產全球化

Empirical:

Accounting for the Growth of MNC-Based Trade Using a Structural Model of U.S. MNCs., AER 2006.

The network of global corporate control

The U.S. Content of “Made in China” ,by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 2011 AUG 08

這篇報告的前半段指出:This U.S. fraction is much higher for imports from China. Whereas goods labeled “Made in China” make up 2.7% of U.S. consumer spending, only 1.2% actually reflects the cost of the imported goods. Thus, on average, of every dollar spent on an item labeled “Made in China,” 55 cents go for services produced in the United States.

但這只是說,買中國產品時,美國人所付的55%是給在美國進行的銷售服務,因此,這並不包括在中國產品中可能本就包含的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半成品。扣除掉這些,中國廠商真正得到的將更少。

這篇報告的前後兩部分處理的問題其實不太一樣,前半是談美國人錢花在哪裡,買中國貨時有多少比例是付給在美國的銷售段,後半則是談美國貨用了多少外國(包括中國)半成品。結論則回到央行關心的通膨問題。對於討論國際分工、全球商品鍊議題來說,有關的是後半段。

How Much of Chinese Exports is Really Made In China? Assessing Domestic Value-Added When Processing Trade is Pervasive, by Robert Koopman, Zhi Wang, Shang-Jin Wei, NBER Working Paper No. 14109, Issued in June 2008

這篇計算中國出口品的國內附加價值(domestic value added)比例約60%,但電子產品則僅約30%。Economists雜誌有另一個還算接近的估計,資料似乎是從下面這個OECD-WTO共同計畫來的:

Measuring Trade in Value Added: An OECD-WTO joint initiative, by OECD-WTO

有地圖看起來就是比較炫一點,哈。但是細看其中數值,比如中國出口的國內創造附加價值比韓國還高,似乎不太對勁。

台灣出口成長不像表面上看那麼高, by 陳博志;陳的資料可能是從經建會這份委託研究來的:全球化下台灣出口依賴度及集中度等相關問題之整合研究

根據經建會委託研究報告第128頁的表,台灣的情況看起來不太妙。更進一步的研究似乎應該把將部分生產線配置在大陸的台商生產活動也包括進來;不過這不知道有沒有資料。

Global value chains, trade, jobs, and environment: The new WIOD database, by Hubert Escaith, Marcel Timmer, VOX, 13 May 2012

歐盟的這個計畫跑得很前面了,看起來還不賴。

Theoretical: 

Trade-in-goods and trade-in-tasks: An Integrating Framework, by Richard Baldwin, Frédéric Robert-Nicoud, NBER Working Paper No. 15882, Issued in April 2010

# Supply-Chain Trade: A Portrait of Global Patterns and Several Testable Hypotheses, by Richard Baldwin, Javier Lopez-Gonzalez, NBER wroking paper, 2013

主流國貿理論基本上接受了國族國家作為基本的分析框架,但當生產的國際分工廣泛發展起來之後,既有的理論會遭遇甚麼問題?這兩篇有簡要的文獻回顧,並做了點新的理論嘗試。

The GDP Illusion: Value Added versus Value Capture, by John Smith, Monthely Review 2012, Volume 64, Issue 03 (July-August). (苦勞網的中譯) (存參:John Smith的論文)

這篇反映了部分左翼學者對此議題的看法,按我對馬克思理論的理解,其主旨似乎是說,因為勞動價值不等於價格,在價值轉化為價格(在這裡是國際價格)的過程中,大部分價值被歐美資本透過各種手段佔有了,表現在價格上就出現了以價格計算的附加價值(作者所謂的GDP)在帝國主義國家被高估,而在其他給帝國資本打工的國家被低估的現象。這也就是作者強調GDP反映的是"佔有"價值而非附加價值的意思。

但很可惜這篇的理論與經驗分析有點夾纏不清。更糟的是,還重複了一些類似當年Emmanuel的毛病,比如混同剝削與不等價交換(或價值轉移),或是把帝國中心國家的工人與資本家綁在一起,說他們一起剝削了其他國家。這些都沒有超出Bettelhim對Emmanuel的批判範圍。

紐約,聯準會,陰謀論

前陣子去紐約,參觀了許多地方,其中跟經濟學最有關的,非紐約聯邦準備銀行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 莫屬。

眾所周知,美國的聯邦準備制度 (Federal Reserve System, 簡稱Fed) 在全美有12個區域銀行,其中New York Fed是最重要的,因為紐約是美國乃至全球的金融中心,各大金融機構的總部全在這裡,Fed要進行公開市場操作,都透過New York Fed執行。New York Fed的總裁有些後來成為美國財政部長或聯準會主席,也不令人意外。

除了在金融貨幣政策上的重要性之外,New York Fed還是Fed系統存放黃金的地方,而且不只是美國的黃金,還有其他為數眾多的國家,其中央銀行也將黃金託存於此,因此New York Fed的地下金庫應該是世界上存放黃金最多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一般是不開放參觀的。但是你可以上New York Fed的網頁登記導覽行程,按排定的時間去報到 (要查驗身分證件),就可以進去啦。 繼續閱讀

Mathematical Induction 數學歸納法

math induction

Mathematical induction is said to be one of the fundamental pattern of mathematical reasoning, which can reach infinity through the finite. But what does this mean and work exactly? The thrusts of this post are: 1) to show how it works by using an simple example, 2) to explain the essential meaning and procedure of mathematical induction, and 3) to indicate a precondition of it.

Let’s begin with an simple example. 繼續閱讀

限量還是課稅:評Becker一文

這篇筆記是針對一篇文章的評論。這篇文章網路上沒有全文(Google Books這裡恰好有一頁不給預覽),我把文章完整抄錄如下:

〈解決魚類被濫捕的最佳方法,就是針對魚獲量來課稅〉by Gary Becker & Guity Nashat Becker

每年到了夏天的時候,我都會到麻塞諸塞州靠海的卡德灣附近去住。對當地民眾來說,捕魚這件事,不僅是食物的重要供應來源,也是當地人民的生計及休閒娛樂所不可或缺的。不過,該地區正為應該如何控制濫捕鱸魚而傷腦筋。鱸魚是一種性情活潑的魚類,長期以來一直最受當地食客喜愛。從這個事件,正可以看出政府的管制措施,對問題的的解決總是顯得礙手礙腳。 繼續閱讀

Marginalism ≠ Subjective Utilitarianism

這書裡讀到一段話:

…different theoretical systems in economics are determined by different value theories. Classical economics was based on the labour theory of value and neoclassical economics on the utility or scarcity theory of value. To avoid a frequent misunderstanding, it stands to repeat that utility theory and marginalism are two different things. The former is a theory, the latter is a technique of analysis. Ricardo was a marginalist (when developing the theory of land rent) but not a subjectivist utilitarian. Marginalism is compatible with any theory.

對於這種情況,除了李嘉圖之外,另一個常被人提及的例子是數理經濟學的先驅古諾(Antoine Augustin Cournot);他使用邊際分析,但是強調:

The abstract idea of wealth or of value in exchange, a definite idea, and consequently susceptible of rigorous treatment in combinations, must be carefully distinguished from the accessory ideas of utility, scarcity, suitability to the need and enjoyments of mankind , which the word wealth still suggests in common speech. These idea are variable, and by nature indeterminate, and consequently ill suited for the foundation of a scientific theory. (Researches on the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the Theory of Wealth, p.10)

礦泉水為何不該趁機漲價?

在九二一大地震時的埔里,類似美國911事件時的紐約,有商店將原本一瓶10元的礦泉水價格抬高到一瓶600元,引來各界一片撻伐。按一般理解的經濟學理而言,在那種情境下,供給下降、需求上升,似乎應該依據自由市場原理讓價格上升反應供需情況的變化,一瓶水賣600元,才能達成社會福利極大。

然而,實際上幾乎沒有經濟學家持此看法。為什麼?

繼續閱讀

經濟理論可以證實或證偽嗎?

在所有社會科學甚至自然科學的方法論討論中,實證主義(positivism)都早已遭遇猛烈攻擊,但經濟學似乎是個例外,不僅方法論的討論不太多,且大多數經濟學家依然習慣抱著實證主義(或者修改一下成為證偽主義)不放。

姑且先撇開對於實證主義本身的方法論批評;仔細想想,經濟理論真的都能以符合實證主義的方法加以證實或證偽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