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夏準 vs 林毅夫

張夏準 (Ha Joon Chang) 和林毅夫 (Justin Lin) 在 2009 年時有過一次辯論,主題是產業升級與比較優勢: DPR Debate: Should Industrial Polic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Conform to Comparative Advantage or Defy it? A Debate Between Justin Lin and Ha-Joon Chang.

這主題固然是發展經濟學的老題目,我覺得這辯論之所以有趣,主要是兩人的政策與理論有相近之處,但也有深刻的差異,辯論起來更能夠凸顯出各自理論的要旨。而且兩人的論點在發展研究中很有代表性,都有不少支持者。

繼續閱讀

壕溝戰是囚犯困境嗎?Is Trench Warfare a Prisoner’s Dilemma?

我當兵受訓的時候,跟大家一起摸魚,上課要挖傘兵坑之類自然也只是做做樣子,教官有時也無可奈何。有一次跟同梯一群人在下課時半開玩笑地問教官:你看我們現在的樣子,會不會擔心到時候沒辦法打仗啊?

只見教官笑著說,1996年台海危機時,他當時人在金門,發現平常混水摸魚的士兵,這時不用特別盯,一個一個都變得非常積極,自動去擦槍堆沙包。他說:要是真的開戰,你自己上戰場,敵人就在你面前,不是你死就是他死的時候,現在不開槍不挖洞的,到時自動就會了。

正如那個教官所說,一般印象中,戰場上的敵對雙方,大概是最不可能出現合作行為的人群。不過,歷史上卻真有案例違背這種一般印象,而且是在雙方廝殺極為慘烈的戰爭中,兩軍對峙拉鋸之際,敵對陣營的士兵違背自己軍官的指令,自發地停火,對方不開槍我也不開槍,沒有任何協議,卻維持某種奇妙的「合作」關係。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最近在《A Quantitative Tour of the Social Sciences》這本書裡讀到一個有趣的段落,談賽局理論中囚犯困境概念的應用分析,背景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基本上是歐戰)西線戰場上的壕溝戰,焦點便是上述的、出現於敵對雙方士兵之間的奇妙合作現象。


(圖中紅線即為壕溝戰沿線,所謂西線)
繼續閱讀

什麼都能算,什麼都不奇怪(Super Crunchers)

這幾天的通勤途中讀了本有趣的科普書,大致對應的是「個體計量」領域。

什麼都能算,什麼都不奇怪(Super Crunchers)

有一次我問計量課老師,類似《蘋果橘子經濟學》那樣的個體計量研究,究竟在公共政策實務上有什麼應用空間?

尤其在台灣,公共政策的品質之糟糕是有目共睹的,各種施政根本不尋求嚴謹的研究支持,甚或發包的研究案擺明了就是要求為其施政背書宣傳。另一個重大的侷限則是資料的品質。相較於美國和日本,台灣的統計資料品質實在不好,既有的許多資料在取得上也有各種奇怪限制,自然也大大侷限了此類個體計量的研究空間。

老師回答說,個體計量在台灣的政策實務上確實沒什麼用,只是有啟發性的研究。不過他接著補充說,在企業界已經有人開始重視這種方法,分析企業手中所掌握的資訊,可以對企業產生直接助益。

這本書就是這樣的應用案例集。 繼續閱讀

Uncertainty, Risk and Animal Spirits

經濟學裡談風險,往往指的是risk,而不是uncertainty。兩者有何差異呢?

risk是可以計算發生機率的,在此基礎上可以進行量化估計的,但uncertainty則是無法計算發生機率的。針對risk可以買保險,uncertainty則不行。

在文獻上,uncertainty有寬窄不同的定義,狹義的定義是指資本家進行投資時所必須面對的各種難以預期的不確定性。 繼續閱讀

不是凱因斯的凱因斯主義

由於要因應經濟危機,凱因斯主義或至少是其中的某些政策又再度流行。

所謂的凱因斯主義,按定義來說當然是由那個英國佬凱因斯奠基的。不過在歷史上,類似於凱因斯主義的許多政策與思維,其實並不是凱因斯個人的專利,那個時代的許多人都曾提出過類似的思想,早於或獨立於凱因斯。在我以前的閱讀中,美國的工會運動、瑞典的社會民主派等等,都看得到這種案例(註1)。

最近又看到一個與凱因斯部分相似的例子,這次是在日本,高橋是清。
繼續閱讀

Harvey、DeLong 與中國崛起

在全球經濟危機的背景下,目前關於財政刺激方案的討論已經多如牛毛。前兩天恰巧看到其中一個比較特別的討論,有些感想。

事情是這樣的:著名的馬克思主義地理學家David Harvey,在二月份寫了篇〈為何美國的經濟刺激方案注定失敗(Why the U.S. Package is Bound To Fail)〉,引來曾在克林頓政府財政部做官的經濟學家Bradford DeLong的批評,Harvey隔天馬上提出反駁(也親自貼在DeLong的部落格),而DeLong依舊維持原論點,再回應了一段
繼續閱讀

書評:下一個榮景—政治如何搭救經濟

 

krugman其實並不算預言亞洲金融風暴的Paul Krugman2007年出版了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一個自由主義者的良心;台灣2008年出了譯本,改名為「下一個榮景:政治如何搭救經濟」。初版的封面是素淨的白色,但克魯曼得了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之後,第二版封面就改成了克魯曼的照片(看起來像喬治克隆尼,是我的錯覺嗎?)。我讀的就是這個版本。 繼續閱讀

尋找台灣經濟思想史2:戰後台灣經濟增長思想研究

201583391

尋找台灣經濟思想史的行動斷斷續續進行了兩個月,始終沒有太大的進展。但就在我準備要放棄的時候,意外在書店的角落裡發現這本《戰後台灣經濟增長思想研究》。儘管它集中於「經濟增長(成長)」思想而未及其餘,而且內容仍有諸多值得商榷之處,但好歹已是我目前所見第一本台灣戰後經濟思想史專著。

 

繼續閱讀

尋找台灣經濟思想史

前陣子遇到一位外國學者,他向我打聽台灣1990年代至今,可有什麼關於台灣經濟學學派與思潮的評論文獻?因為他們要編寫一套學術思潮百科,其中經濟學卷的一個章節想寫台灣經濟學,他們對台灣經濟學界1980年代以前的情況已有所瞭解,希望我協助蒐集1990年代之後的資料。

這一問可問倒我了。 繼續閱讀

蘋果橘子經濟學 Freakonomics

freakonomics1

 

一本經濟學,從第一頁讀到最後一頁,才發現竟然是社會學。這種感覺大概不是只有我才有。

◎ 蘋果包裝,橘子實質?

不過,會有這種感覺大概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畢竟本書就是以「打破讀者一般對經濟學的印象」為重要號召的,所以「不像經濟學」可說是本書作者刻意要營造的效果。但有趣的是,本書經常強調這仍是一本經濟學,換句話說,作者希望建立一種「不像一般經濟學的經濟學」形象,每個章節之間的那些小故事、關於作者李維特的各種軼事,大多是為這一目的服務的(不像一般經濟學家的經濟學家)。

這當然是一種策略,把自己包裝得既反叛、又保有頂尖經濟學院的光環,既平易近人、又充滿睿智的洞見,還有高等學府的品牌保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