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貼托嬰,凍漲價格?

# 避免「托嬰補助」反拉抬市價 北市社會局長許立民透過這方法「凍漲」by 王彥喬

這則新聞報導挺有趣的,可惜很多細節與假設沒有交代,北市府的研發成果網上也找不到針對這政策的研究報告。報導說該方案對私托與保母的補貼機制相同,以下僅以私托為例。

北市府這政策說來簡單:政府給家長 3000 元托嬰補貼,規定只能花在開價 22000 元的托嬰機構 (不知是否包含 22000 以下者,詳後述)。比較特別的是,官員強調如此一來在達成補貼目的之餘,可使私托服務價格「凍漲」。(這陣子許多人批評政府捨公托補私托,這裡不知是否為了轉移焦點才強調凍漲?)

第一個問題自然是:為什麼不附帶條件的補貼會造成漲價?新聞只說根據「以往經驗」,如此這般,沒有解釋以往的方案是什麼與為什麼。姑且假設「以往經驗」就是給所有買了托嬰服務的父母發錢,不附帶任何條件,是為方案一,而新聞報導裡這個有附帶條件的方案,是方案二。

方案一為什麼會造成托嬰機構漲價呢?直觀地想,如果各個價格/品質等級的托嬰機構,其價格供給彈性都極大,那麼發錢就不會有漲價效果。如果有漲價效果,意味著彈性小,供給增加有限,跟不上發錢後擴張的需求,因此托嬰機構可以調高價格。由於供給面的限制與政府如何設計補助方案無關,因此同樣的漲價問題在方案二也應該出現。反過來說,在相同供給條件下,如果方案二有可能沒有漲價效果,或者漲價較少,便應是政策設計使得方案二引出的需求變化與方案一不同。

方案二與方案一所引出的需求變化,有哪些不同?最明顯的是,方案二不補貼高於 22000 元的托嬰服務消費。托嬰消費高於 22000 元的家長,原本按方案一也能拿到 3000 元補貼,依方案二就拿不到了。因此,如果在這些家長心中,22000 元與 22000 以上的托嬰服務之效用差距,即托嬰機構的品質差距減去價格差距,小於托嬰補貼 3000 元,那他們就會減少對高價托嬰服務的消費。(現實中高價業者與家長有可能低報騙補助,但這裡假設他們都不作弊。) 如果至少有一部分家長這麼做,那高價托嬰服務的價格,以及整體平均價格,就可能下降。

另一個比較不明顯也不確定的差異,是政府是否補貼低於 22000 元的托嬰消費。如果不補貼 (稱為方案二之一),則與上述的邏輯類似,原本消費低價托嬰服務的家長,可能會有部分將小孩改送 22000 元的,使得部分低價托嬰機構因此降價。但同時,有些原本在方案一中可以領取補貼,消費低價服務的家長,在方案二下可能無法或不願改送 22000 元,會因此退出市場,受此需求下降影響的低價機構也可能退出市場,這會推升平均價格。但如果低於 22000 元的政府也補貼 (稱為方案二之二),除了部分原本消費低價托嬰服務的家長會改送 22000 的之外,原本更低價格的消費者會往上移動,也會吸引一些原本沒有出現在市場上的家長進入市場,低價托嬰需求會增加,有可能使平均價格下降。

總之,方案二之下,比較確定的是 22000 元的托嬰服務需求會增加,市場價格分佈會相對向 22000 元靠攏。但加上其他因素之後,價格是否會「凍漲」,不無疑問。光說接受補貼的機構價格會凍在 22000 元,等於甚麼也沒說,關鍵是這類機構的增加,如何影響其他市場價格指標,比如平均價格,中位價格,前 20% 之均價,後 20% 之均價,標準價以上/以下業者之均價,等等,從而影響社會福利。而推動價格升降的各股力量最終會造成甚麼結果,要看原本的價格分佈,以及市場內外的各價格組家長的數量與需求彈性等等條件來判斷,需要實証研究。

其實,不論方案二在意的是哪個價格,也不論價格最終怎麼變,更需要討論的可能是「只補貼某一價格的托嬰服務」這件事。如前所述,相比於方案一,方案二明顯排除了高價托嬰的家長,而方案二之一還進一步排除了低價托嬰的家長。若家長的願付價格真是  8000  至  10000,按照方案二之一,13500 (私托) 以及 9500 (保母) 的負擔還是超過願付價格,或落在偏高的區間,方案二之一會有排除效果,除非直接假設這部分低價托嬰家長本就不出現在市場上。這種排除符合其政策目標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