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Notes 2017.06.01

陳博志:前瞻4200億軌道建設一定要緩下來

對林全院長的回應之一:八億六千多萬元蚊子城的例子 by 郝明義

姚瑞中說:蓋好荒廢的蚊子館和園區,只是A型。工程延宕追加預算也是某種蚊子館的方式,可以說是B型。

看到這個,想起以前聽過一個德國研究生報告。根據他的報告,德國的公共工程也有大量的追加預算情形,理由是因為公共工程招標的方式,廠商本就有誘因先低報以得標,等政府上鉤之後,後面再來要求追加時間跟預算,因為政府此時也無法不繼續玩,否則不僅之前的投入報廢,還有政治壓力。就此而言,單純嚴格究責公務員可能用處不大,還可能使情況更糟。比較適合的辦法應該是重新設計制度誘因,迫使包商如實報出成本與工期。當然這分析是假設沒有官商勾結,有官商勾結的話,制度設計要再多些考量。

但這都是講工程延宕與追加預算的問題,是普遍存在於所有工程,包括那些真正有用的,不僅僅是蚊子館。以台灣的情況,先撇開官商勾結,我猜測造成蚊子工程的最大原因其實是上級官員的決策品質有問題,特別是缺乏整體規劃與實際調查研究,看民意風向與政治壓力做事。

換句話說,蚊子館跟工程延宕追加預算,似乎是兩個問題,混在一起談可能不太好。

证监稽查大数据打老虎 — 財新

這個 IMPLAN 還挺有趣的。或許這樣發展下去,會讓類似的政策評估變得更便宜與容易。中國也有人研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