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Notes 2016.10.16

赫姆斯特姆”不可能定理” 与委托人的“道德风险”, by 贾开

美国二十九个州公司法变革的理论背景及对我国的启发, by 崔之元

就美国公司法变革的理论背景与崔之元商榷, by 田国强

…崔文称:“‘帕累托有效率’是指它使某些人情况更好,而又不使任何人处境更坏”。这一定义有误,恰恰相反,这其实是帕累托不有效的定义。一个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有效”(也称经济有效率)应是指:在给定现有资源条件下,不存在任何其他配置结果使某些人情况更好,而又不使任何其他人处境更坏“。

由于预算平衡和萨缪尔逊社会福利最大意味着帕累托最优(有效),因此赫姆斯特姆的不可能性定理也可陈述为:在具有外部性的团队(合伙制)中,任何直接显示机制的纳什均衡和帕累托最优(有效)是不可能同时达到的。需要提到的是,如赫姆斯特姆自己所指出的那样,他的这个结果并不是什么新结果,经济学文献中早就论证了在具有外部性市场经济环境下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会导致非帕累托最优配置这样的结论。

首先,赫姆斯特姆不可能性定理中的利润最大化和帕累托效率的不一致性结论主要是由于团队的生产活动存在着外部性及信息不完备造成的。崔文在陈述赫姆斯特姆不可能性定理时忽略了所讨论的经济活动(团队问题)存在着外部性这一重要隐含假设。…其次,放宽直接显示机制的要求为非直接显示机制的要求也可使得这些不可能性结果变为可能性结果。…再其次,即使人们一定要坚持采用直接显示激励机制,通过将平衡预算要求或精确达到帕累托最优标准要求放宽为任意接近帕累托最优标准,个人自利和帕累托最优的“矛盾”也可在很大程度上得到解决。赫姆斯特姆在1982年发表的那篇文章及许多其他文献就是讨论如何通过放宽预算平衡或近似逼近这类方式设计具体激励机制以用来解决这种矛盾问题的。

…这是崔之元自己的理解错误。如赫姆斯特姆在他自己的文章里面明确地提到让读者注意委托人(剩余索取者)不应提供任何生产投入。这样,委托人和其他参与生产投入的n个人是不同类型的人。所以此n个人与彼(n+1)个人从类型上讲是不一样的,因而也就不会象崔文所断定的那样:“被发现陷入自身设下的陷阱”。由于真实显示是占优均衡,每个参与者没有激励谎报自己的生产能力。这样,崔文所设想的委托人收买某些团队的办法使得这些人谎报的假设在理论上不可能发生。

Globalization, Inequality and Welfare, by Pol Antràs, Alonso de Gortari, Oleg Itskhoki

唉,又一個我原本想作的題目,而且還挺漂亮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