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Notes 2016.10.15 — Martin Nowak and Richard Lewontin

SuperCooperators: Altruism, Evolution, and Why We Need Each Other to Succeed, by Martin Nowak and Roger Highfield

[p.89] Migration makes it harder for cooperators to win because defectors might exploit and destroy one group and then move on to take advantage of another. As a result, migration undermines cooperation. We found that group selection still favored cooperation, provided that the benefit to cost ratio was boosted to compensation for migration.

這想法似乎可以加以延伸,討論migration本身也可能有某些benefit,比如帶來創新或人口紅利之類,與其減損cooperation的cost形成trade off,在一些條件下,應該可以求出某個optimal rate of migration。書後有附他的期刊論文作參考文獻,不過還沒時間找來讀。

— 斷斷續續看完了Richard Lewontin 2003年在Santa Fe Institute的演講。內容太多難以整理,這裡只是簡單記一下我覺得有趣的論點。

第一講提到,達爾文受到當時的經濟社會思潮影響,可說是經濟社會理論中已盛行某種演化論,達爾文將之挪用來解釋自然演化。

第二講反對單向或決定論式的自然選擇,強調生物也持續主動改變環境,是共演化關係(co-evolution)。

第三講強調不能把生物演化的模式套用在社會文化的演化上,兩者有根本區別,尤其,社會文化是習得的,而非生物遺傳決定。現代的演化論強調隨機變異,反對演化有一進步方向的想法。

另外,這篇wikipedia詞條提到了一些有趣的相關人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